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

作者:大脚  来源:刘远东  发布时间:2022-07-12 08:31  点击量:
《祭十二郎文》是唐代文学家韩愈一篇对其侄十二郎所写的祭文。文章既没有安置,也没有传扬,作者擅长融抒情于叙事之中,在对身世、家常、生活遭际朴质的阐明中,发挥阐收回对兄嫂及侄儿深切的牵挂和怜惜,一往情深,感人肺腑。作品称号祭十二郎文创作年代唐代作品出处《昌黎师长教师集》文学体裁祭文作者韩愈急迅导航注解译文创作背景作品玩赏赏识作者简介作品原文祭十二郎文年月日1,季父愈闻汝丧之七日2,乃能衔哀致诚3,使建中远具时羞之奠4,告汝十二郎之灵:呜呼!吾少孤5,及长,不省所怙6,黄岩城关中学。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殁南方7,吾与汝俱幼,从嫂归葬河阳8;既又与汝就食江南9,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也。吾上有三兄10,皆倒霉早世。承祖宗后者11,在孙惟汝,在子惟吾,两世一身12,形单影只。嫂尝抚汝指吾而言曰:“韩氏两世,惟此而已!”汝时尤小,当不复纪念;吾时虽能纪念,亦未知其言之悲也。吾年十九,始来京城。其后四年,而归视汝13。又四年,吾往河阳省坟墓14,遇汝从嫂丧来葬15。又二年,吾佐董丞相于汴州16,汝来省吾,止一岁17,请归取其孥18。明年,丞相薨19,吾去汴州,汝不果来20。是年,吾佐戎徐州21,使取汝者始行22,吾又罢去23,汝又不果来。吾念汝从于东24,东亦客也,不不妨久;图久远者,莫如西归,将成家而致汝。呜呼!孰谓汝遽去吾而殁乎25!吾与汝俱少年,以为虽暂相别,终当久相与处,故舍汝而旅食京师,plate什么意思。以求斗斛之禄26;诚知其如此,虽万乘之公相27,吾不以一日辍汝而就也28!去年,孟东野往29,吾书与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振动。念诸父与诸兄,皆康强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来;恐旦暮死,而汝抱无涯之戚也30。”孰谓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乎?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纯明而不克蒙其泽乎31?少者强者而夭殁,长者衰者而存全乎?未不妨为信也。梦也,传之非其真也?东野之书,耿兰之报32,何为而在吾侧也?呜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纯明宜业其家者33,不克蒙其泽矣!所谓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矣!所谓理者不可推,而寿者不可知矣!固然,吾自本年来,苍苍者或化而为白矣,振动者或脱而落矣34,毛血日益衰35,志气日益微36,几何不从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几何离37?其无知,悲不几时,而不悲者无量期矣!汝之子始十岁38,吾之子始五岁39,少而强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40,又可冀其成立邪?呜呼哀哉!呜呼哀哉!汝去年书云:“比得软脚病41,往往而剧。”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时时有之。”未始以为忧也。呜呼! 其竟以此而殒其生乎?抑别有疾而至斯极乎?汝之书,六月十七日也。东野云:汝殁以六月二日;耿兰之报无月日。盖东野之使者,不知问家人以月日;如耿兰之报,不知当言月日;东野与吾书,乃问使者,使者妄称以应之乎。看看resource是什么意思。其然乎?其不然乎?今吾使建中祭汝,吊汝之孤与汝之乳母42。彼有食,可守以待终丧43,则待终丧而取以来44;如不能守以终丧,则遂取以来;别的奴婢,并令守汝丧。吾力能改葬45,终葬汝于祖宗之兆46,然后惟其所愿47。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以(与)[1] 共居,殁不得抚汝以尽哀48,敛不凭其棺49,窆不临其穴50。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能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51!彼苍者天52,曷其有极!自今已往,吾其偶尔于人世矣!当求数顷之田于伊颍之上53,以待余年,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54,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55![2]注解译文词句注解1.“年、月、日”:此为拟稿时原样。《文苑英华》作“贞元十九年五月廿六日”;但祭文中说十二郎在“六月十七日”曾写信给韩愈,“五”字当误。2.季父:父辈中排行最小的叔父。3.衔哀:心中含着辛酸。致诚:表达羞辱的情意。4.建中:人名,当为韩愈家中仆役。时羞:应时的鲜美佳肴。羞,同“馐”。5.孤:幼年丧父称“孤”。《新唐书·韩愈传》:“愈生三死而孤,随伯兄会贬官岭表。”6.怙(hù):《诗经·小雅·蓼莪》:“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后世因用“怙”代父,“恃”代母。失父曰失怙,节度。失母曰失恃。7.“中年,兄殁南方”:代宗大历十二年(777年),韩会由起居舍人贬为韶州(今广东韶关)刺史,次年死于任所,年四十三。时韩愈十一岁,随兄在韶州。8.河阳:今河南孟县西,是韩氏祖宗坟墓所在地。9.就食江南: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南方藩镇李希烈背叛,中原场合悠扬。韩愈随嫂迁家避居宣州(今安徽宣城)。因韩氏在宣州置有田宅别业。韩愈《复志赋》:“值中原之有事兮,草率食于江之南。”《祭郑夫人文》:“既克返葬,遭时辛苦。百口偕行,避地江濆。”均指此。10.吾上有三兄:三兄指韩会、韩介,还有一位死时髦幼,未及命名,一说:吾,我们,即韩愈和十二郎。三兄指本身的两个哥哥和十二郎的哥哥韩百川(韩介的长子)。11.祖宗:指已作古的父亲韩仲卿。12.两世一身:子辈和孙辈均只剩一个男丁。13.视:古时投亲,上对下曰视,下对上曰省。贞元二年(786年),韩愈十九岁,由宣州至长安应进士举,至贞元八年春始录取,其间曾回宣州一次。但据韩愈《答崔立之书》与《欧阳生哀辞》均称二十岁至京都举进士,与本篇所记相差一年。14.省(xǐng):探望,此引申为凭吊。学会rice什么意思。15.遇汝从嫂丧来葬:韩愈嫂子郑氏卒于元贞元九年(793年),韩愈有《祭郑夫人文》。贞元十一年,韩愈往河阳祖坟扫墓,与奉其母郑氏灵柩来河阳安葬的十二郎相遇。16.董丞相:指董晋。贞元十二年(796年),董晋以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任宣武军节度使,汴、宋、亳、颍等州游览使。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汴州:治所在今河南开封市。17.止:住。18.取其孥(nú):把家眷接来。孥,妻和子的统称。19.薨(hōng)古时诸侯或二品以上大官死曰薨。贞元十五年(799年)二月,董晋死于汴州任所,韩愈随葬西行。去后第四天,汴州即产生兵变。20.不果:没能够。指因兵变事。21.佐戎徐州:当年秋,韩愈入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幕任节度推官。节度使府在徐州。佐戎,补助军务。22.取:应接。23.罢去:贞元十六年五月,张建封卒,韩愈离开徐州赴洛阳。24.东:指乡亲河阳之东的汴州和徐州。25.孰谓:谁料到。遽(jù):骤然。26.斗斛(hú):唐时十斗为一斛。斗斛之禄,指浅薄的俸禄。韩愈离开徐州后,于贞元十七年(801年)来长安选官,调四门博士,贞元十九年,迁监察御史。27.万乘(shèng):指高官厚禄。现代兵车一乘,有马四匹。封国大小以兵赋计算,凡住址千里的大国,称为万乘之国。28.辍(chuò),停止。辍汝,和上句“舍汝”义同。sqeea。就:就职。29.去年:指贞元十八年(802年)。孟东野:即韩愈的诗友孟郊。是年出任溧阳(今属江苏)尉,溧阳去宣州不远,故韩愈托他捎信给宣州的十二郎。30.无涯之戚:无量的悲伤。涯,边。戚,忧伤。31.纯明:纯正贤明。不克:不能。蒙:承袭。32.耿兰:生平不详,那时宣州韩氏别业的管家人。十二郎死后,孟郊在溧阳写信通告韩愈,时耿兰也有丧报。33.业:用如动词,继承之意。34.振动者或脱而落矣:时年韩愈有《落齿》诗云:“去年落一牙,本年落一齿:俄然落六七,落势殊未已。”35.毛血:指体质。36.志气:指心灵魂魄。37.其几何离:分离会有多久呢?意谓死后仍可相会。38.汝之子:十二郎有二子,长韩湘,次韩滂。韩滂出嗣十二郎的哥哥韩百川为子,见韩愈《韩滂墓志铭》。始十岁:当指长子韩湘。其实suck是什么意思。十岁,一本作“一岁”,则当指韩滂,滂生于贞元十八年(802年)。39.吾之子始五岁:指韩愈长子韩昶,贞元十五年(799年)韩愈居符离集时所生,奶名曰符。40.孩提:本指二三岁的幼儿。此为年岁尚小之意。41.比(bì):近来。软脚病:即脚气病。42.吊:此指慰问。孤:指十二郎的儿子。43.终丧:守满三年丧期。《孟子·滕文公上》:“三年之丧,……自天子达于庶人,三代共之。”44.取以来:指把十二郎的儿子和乳母接来。45.力能改葬:假定之意。即先权且就地掩埋。合下句接连可知。46.兆:葬域,墓地。47.惟其所愿:才算了却心事。48.抚汝以尽哀:指抚尸恸哭。49.敛:同“殓”。为死者更衣称小殓,尸体入棺材称大殓。50.窆(bisexueverylǎn):下棺入土。51.何尤:憎恨谁?52.彼苍者天,曷其有极:意谓你青苍的上天啊,我的疼痛哪有极度啊。语本《诗经·唐风·鸨羽》:“悠悠苍天,曷其有极。”53.伊、颍(yǐng):伊水和颍水,均在今河南省境。此指乡亲。54.幸其成:韩昶后中穆宗长庆四年进士。韩湘后中长庆三年进士。55.长(zhǎng):用如动词,哺育之意。56.尚飨:现代祭文结语用辞,你看score什么意思。意为希望死者享用祭品。尚,庶几,表示希望。[2] [3] [4]口语译文某年、某月、某日,叔父韩愈在听说你作古后的第七天,才得以含着哀痛向你表达诚意,并派建中在远方备办了应时的鲜美食品作为祭品,告慰你十二郎的灵位:唉,我自幼丧父,等到大了,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状貌,唯有依附兄嫂侍奉。哥哥刚直中年时就因与犯法的宰相相干紧密亲密而受牵连被贬为韶州刺史,次年死于贬所 。我和你都还小,跟随嫂嫂把灵柩送回河阳老家安葬。随后又和你到江南营生,举目无亲孤芳自赏,也未始一天隔离过。我下面素来有三个哥哥,都倒霉早死。继承先父的后代,在孙子辈里唯有你,在儿子辈里唯有我。韩家子孙两代各剩一人,孤独立单。嫂子曾经抚摸着你的头对我说:“韩氏两代,就唯有你们两个了!”那时你比我更小,当然记不得了;我那时固然能够记事,但也还不能会意她话中的悲凉啊!我十九岁时,初次离开京城加入考试。四年此后,才回去看你。又过了四年,我去河阳凭吊祖先的坟墓,碰上你护送嫂嫂的灵柩来安葬。又过了两年,对比一下
say goodbye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
我在汴州辅佐董丞相,你来探望我,留下住了一年,你仰求回去接妻子儿女。第二年,董丞相作古,我离开汴州,你没能来成。这一年,我在徐州辅佐军务,派去接你的人刚起程,我就被辞职,你又没来成。我想,你跟我在东边的汴州、徐州,也是旅居,不可能久住;从长远探究,还不如我回到家乡,等在那里安下家再接你来。唉!谁能料到你竟乍然离我而死呢?起初,我和你都年老,总以为固然权且永诀,终于会深远在完全的。于是我离开你而旅居长安,以寻求浅薄的俸禄。假使真的知道会这样,即使让我做高官厚禄的公卿宰相,我也不愿于是离开你一天而去赴任啊!去年,孟东野到你那里去时,我写给你的信中说:“我年岁还不到四十岁,但视力隐隐,头发花白,牙齿松动。想起各位父兄,都在矫健强壮的盛年早早作古,像我这样腐朽的人,难道还能长活活着上吗?我不能离开职守,你又不肯来,只怕我早晚一死,其实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你就会有无量无尽的忧伤。”谁能料到年老的却先死了,而老大的反而还活着,强壮的早早死去,而腐朽的反而还活在阳世呢?唉!是真的这样呢?还是在做梦呢?还是这传来的音信不信得过呢?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哥哥有那么优美的品德反而早早地绝后了呢?你那么纯正机灵反而不能承袭他的恩泽呢?难道年老强壮的反而要早早死去,老大腐朽的却应活活着上吗?实在不敢把它当作真的啊!如果是梦,传来的凶讯不是真的,可是东野的来信,耿兰的报丧,却又为什么在我身边呢?啊!大约是真的了!我哥哥有优美的品德公然早早地失?后代,你纯正机灵,素来是应当继承家业的,此刻却不能承袭你父亲的恩泽了。这正是所谓苍天确实难以揣摸,而神意实在难以知道了!也就是所谓天理不可推求,而寿命的长短无法预知啊!固然这样,我从本年以来,花白的头发,全要变白了,松动的牙齿,也像要零落了,身体越来越腐朽,花都英语培训。心灵魂魄也越来越差了,过不了多久就要随你死去了。如果死后有知,那么我们又能分离多久呢?如果我死后无知,那么我也不能悲痛若干时间了,而死后不悲痛的时间却是无量无尽的。你的儿子才十岁,我的儿子才五岁,年老强壮的尚不能保全,像这么大的孩子,又何如能希望他们成人立业呢?啊,悲痛啊,真是悲痛!你去年来信说:“近来得了软脚病,时常发作疼得犀利。”我说:“这种病,江南人时时得。”没有当作值得焦虑的事。唉,谁知道公然会于是而丧了命呢?还是由于别的病而招致这样的倒霉呢?你的信是六月十七日写的。东野说你是六月二日死的,surprise是什么意思。耿兰报丧时没有说日期。大约是东野的使者不知道向你的家人问明日期,而耿兰报丧竟不知道应当通告日期?还是东野给我写信时,才去问使者,使者胡乱说个日期应付呢?是这样呢?还是不是这样呢?此刻我派建中来祭奠你,宽慰你的孩子和你的乳母。他们有粮食能够守丧到丧期终了,就等到丧期了局后再把他们接来;如果不能守到丧期终了,我就即速接来。剩下的奴婢,叫他们完全守丧。如果我有才气迁葬,末了必然把你安葬在祖坟旁,这样此后,才算了却我的欲望。唉,你患病我不知道时间,你作古我不知道日子,活着的时刻不能住在完全相互赐顾帮衬,死的时刻没有抚尸痛哭,入殓时没在棺前守灵,下棺入葬时又没有亲临你的墓穴。我的行为孤负了神明,才使你这么早死去,我对上不孝,对下不慈,既不能与你相互赐顾帮衬着生活,又不能和你一块死去。一个在天涯,一个在地角。你活着的时刻不能和我形影相依,死后魂灵也不在我的梦中显现,这都是我变成的灾难,又能怨言谁呢?天哪,我的悲痛哪里有极度呢?从今此后,我依然没有心术奔忙活着上了!还是回到老家去购置几顷地,渡过我的余年。教养我的儿子和你的儿子,希望他们成才;侍奉我的女儿和你的女儿,等到她们出嫁,我的欲望如此而已。唉!话有说完的时刻,而哀痛之情却不能终止,你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辛酸啊!希望享用祭品吧!
门锁他们抬低代价&私小红很$某年、某月、某日,叔父韩愈在听说你作古后的第七天,才得以含着哀痛向你表达诚意,并派建中在远方备办了应时的鲜美食品作为祭品,告慰你十二郎的灵位:唉,我自幼丧父,等到大了,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状貌,唯有依附兄嫂侍奉。哥哥刚直中年时就因与犯法的宰相相干紧密亲密而受牵连被贬为韶州刺史,次年死于贬所 。我和你都还小,跟随嫂嫂把灵柩送回河阳老家安葬。随后又和你到江南营生,孤苦伶丁,也未始一天隔离过。我下面素来有三个哥哥,都倒霉早死。继承先父的后代,在孙子辈里唯有你,在儿子辈里唯有我。时韩愈在董晋幕中任节度推官。韩家子孙两代各剩一人,孤独立单。嫂子曾经抚摸着你的头对我说:“韩氏两代,就唯有你们两个了!”那时你比我更小,当然记不得了;我那时固然能够记事,但也还不能会意她话中的悲凉啊!我十九岁时,初次离开京城加入考试。四年此后,才回去看你。又过了四年,我去河阳凭吊祖先的坟墓,碰上你护送嫂嫂的灵柩来安葬。又过了两年,我在汴州辅佐董丞相,你来探望我,留下住了一年,你仰求回去接妻子儿女。第二年,董丞相作古,我离开汴州,你没能来成。这一年,我在徐州辅佐军务,派去接你的人刚起程,我就被辞职,你又没来成。我想,你跟我在东边的汴州、徐州,也是旅居,不可能久住;从长远探究,还不如我回到家乡,等在那里安下家再接你来。唉!谁能料到你竟乍然离我而死呢?起初,我和你都年老,总以为固然权且永诀,终于会深远在完全的。于是我离开你而旅居长安,以寻求浅薄的俸禄。假使真的知道会这样,即使让我做高官厚禄的公卿宰相,我也不愿于是离开你一天而去赴任啊!去年,孟东野到你那里去时,我写给你的信中说:“我年岁还不到四十岁,但视力隐隐,头发花白,牙齿松动。想起各位父兄,都在矫健强壮的盛年早早作古,像我这样腐朽的人,难道还能长活活着上吗?我不能离开职守,你又不肯来,只怕我早晚一死,你就会有无量无尽的忧伤。”谁能料到年老的却先死了,而老大的反而还活着,强壮的早早死去,而腐朽的反而还活在阳世呢?唉!是真的这样呢?还是在做梦呢?还是这传来的音信不信得过呢?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哥哥有那么优美的品德反而早早地绝后了呢?你那么纯正机灵反而不能承袭他的恩泽呢?难道年老强壮的反而要早早死去,老大腐朽的却应活活着上吗?实在不敢把它当作真的啊!如果是梦,传来的凶讯不是真的,可是东野的来信,耿兰的报丧,却又为什么在我身边呢?啊!大约是真的了!我哥哥有优美的品德公然早早地失?后代,你纯正机灵,素来是应当继承家业的,此刻却不能承袭你父亲的恩泽了。这正是所谓苍天确实难以揣摸,而神意实在难以知道了!也就是所谓天理不可推求,而寿命的长短无法预知啊!固然这样,我从本年以来,花白的头发,全要变白了,松动的牙齿,也像要零落了,身体越来越腐朽,心灵魂魄也越来越差了,过不了多久就要随你死去了。如果死后有知,那么我们又能分离多久呢?如果我死后无知,shirt什么意思。那么我也不能悲痛若干时间了,而死后不悲痛的时间却是无量无尽的。你的儿子才十岁,我的儿子才五岁,年老强壮的尚不能保全,像这么大的孩子,又何如能希望他们成人立业呢?啊,悲痛啊,真是悲痛!你去年来信说:“近来得了软脚病,时常发作疼得犀利。”我说:“这种病,江南人时时得。”没有当作值得焦虑的事。唉,谁知道公然会于是而丧了命呢?还是由于别的病而招致这样的倒霉呢?你的信是六月十七日写的。东野说你是六月二日死的,耿兰报丧时没有说日期。环球职业教育在线。大约是东野的使者不知道向你的家人问明日期,而耿兰报丧竟不知道应当通告日期?还是东野给我写信时,才去问使者,使者胡乱说个日期应付呢?是这样呢?还是不是这样呢?此刻我派建中来祭奠你,宽慰你的孩子和你的乳母。他们有粮食能够守丧到丧期终了,就等到丧期了局后再把他们接来;如果不能守到丧期终了,我就即速接来。剩下的奴婢,叫他们完全守丧。如果我有才气迁葬,末了必然把你安葬在祖坟旁,这样此后,才算了却我的欲望。唉,你患病我不知道时间,你作古我不知道日子,活着的时刻不能住在完全相互赐顾帮衬,死的时刻没有抚尸痛哭,入殓时没在棺前守灵,下棺入葬时又没有亲临你的墓穴。我的行为孤负了神明,才使你这么早死去,我对上不孝,对下不慈,既不能与你相互赐顾帮衬着生活,又不能和你一块死去。一个在天涯,一个在地角。你活着的时刻不能和我形影相依,死后魂灵也不在我的梦中显现,想知道score是什么意思。这都是我变成的灾难,又能怨言谁呢?天哪,我的悲痛哪里有极度呢?从今此后,我依然没有心术奔忙活着上了!还是回到老家去购置几顷地,渡过我的余年。教养我的儿子和你的儿子,希望他们成才;侍奉我的女儿和你的女儿,等到她们出嫁,我的欲望如此而已。唉!话有说完的时刻,而哀痛之情却不能终止,你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辛酸啊!希望享用祭品吧!
孤友人们多¥啊拉孟谷蓝说领略¥十二郎文beveryi》译文某年某月某日du,小叔叔愈,在听到你作古音信的第七天,才zhi能强忍哀痛,倾deveryo吐衷情,交代建中打老远赶去,备办些时鲜食物作为祭品,在你---十二郎灵前祭告:唉!我从小就做了孤儿——等到长大,连父亲是什么样子都记不清,唯有依附哥哥和嫂嫂。哥哥才到中年就死在南方,我和你都年幼,跟随嫂嫂把哥哥的灵柩送回河阳安葬。其后又和你跑到江南宣州找饭吃,固然零丁孤苦,但没有一天和你分离过。我下面有三个哥哥,都倒霉早死。继承祖宗后裔的,strengthens。在孙子辈中唯有你一个,在儿子辈中唯有一个。韩家子、孙两代都是独苗,身子独立,影子也独立。嫂嫂曾经一手抚你、一手指我说:"韩家两代人,就唯有你们了!"你那时还小,大约没有留下什么纪念;我那时固然能记得事了,但也并不懂得嫂嫂的话有多么悲酸啊!我十九岁那年,初次离开京城。那此后四年,我才到宣州去看你。又过了四年,我往河阳扫墓,碰上你送我嫂嫂的灵柩前来安葬。又过了两年,我在汴州做董丞相的助手,你来看我,住了一年,要求回去接妻儿。第二年,董丞相作古,我离开汴州,你接家眷来与我同住的事儿便化为乌有。这一年,我在徐州协理军务,派去接你的人刚起程,我又去职,你又没有来得成。我想就算你跟我到汴州、徐州,这些住址还是异乡作客,不能把它作为深远之计:要作长远希望,不如往西边回到乡亲去,等我先安好家,然后接你来。唉!谁能料到你乍然离开我作古了呢?我和你都年老,满以为即使权且分离,终于会深远团圆。所以才丢下你跑到京城求官做,来求得浅薄的俸禄。如果早知道会出现这么个结局,即使有万乘之国的公卿宰相职位等着我,我也不愿于是离开你一天而去到差啊!去年,孟东野到你那边去,我写信给你说:"我论年岁固然还不到四十岁,可是两眼依然昏花,两鬓依然斑白,牙齿也摇摇晃晃。想到我的几位叔伯和几位兄长,都身体矫健却都过早地逝世,像我这样腐朽的人,难道能长寿吗?我不能离开这儿,你又不肯来,我生怕本身早晚死去,使你忍耐一望无边的辛酸啊!”谁料年老的先死而年长的还活着,强壮的夭折而病弱的却保全了呢?唉!难道这是真的吗?还是做梦呢?还是传信的弄错了真实状况呢?如果是真的,想知道回忆我的母亲。我哥哥的优美品德反而会使他的儿子早死吗?你这样纯真机灵却

韩愈
特别声明:本站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